易染莫如欲 梦醒悔已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2023-08-03 11:05:02   浏览:59  
【字体:  打印

W020230802361584460725.jpeg

  韩江龙,男,1976年1月生,1997年9月参加工作,200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黑龙江省绥芬河市委办副主任;牡丹江市招商办主任助理;牡丹江市委办副主任兼镜泊旅游名镇建设副总指挥;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调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银川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物价局)党组书记、主任;银川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物价局)党组书记、主任;银川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宁夏回族自治区民政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2022年3月,韩江龙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2年11月,韩江龙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2年12月,韩江龙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二十万元。

  韩江龙出生在黑龙江省巴彦县一个普通家庭,工作后他积极进取,在组织培养下,从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绥芬河镇政府秘书,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40岁被提拔为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副市长。韩江龙在干事创业的黄金期本应回报组织培养,珍惜工作机遇有所作为,但他理想信念丧失,价值观错位,权力观扭曲,把“仕途”当“钱途”,热衷于穿名牌、戴名表、喝名酒、开豪车、住豪宅,大搞权钱交易,大肆聚敛钱财,政治生命在其46岁戛然而止。

  贪图享乐,在物欲横流中迷失自我

  韩江龙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基层工作,凭借踏实肯干,得到了组织认可,先后在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牡丹江市多个重要岗位任职。2012年,韩江龙到宁夏工作,因表现突出得到提拔重用,40岁就担任了银川市副市长。其时,在同事眼中,他“政策理论水平高”“工作认真负责”“年轻有为”,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天下之难持者莫如心,天下之易染者莫如欲。正值干事创业的黄金年龄,韩江龙本应恪尽职守、担当作为,但他逐渐产生了自满情绪,随之而来的是面对身边开豪车住豪宅老板时的心理失衡和贪欲。

  “自己一样付出,甚至工作比他们还要努力,生活却过得没有那么‘滋润’,自己奋斗这么多年也该过过舒服日子了。”韩江龙自从有了“心中贼”,贪欲和私心便愈加膨胀,为追求看似更加“光鲜”的生活,实现发财的“梦想”,他开始不择手段、想方设法聚敛钱财。

  为了实现开豪车、住豪宅、过奢华生活的目标,韩江龙长期借用企业老板的豪车和住房;为了随时吃到正宗的家乡菜,他安排某私营企业老板在自己住的小区内专门租赁一套住房,并从东北高薪聘请厨师专职为其和亲友做菜,既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又方便“以酒会友”;为了满足自己打台球的爱好,不但安排老板专门购买高档台球桌放在租住的地方供其消遣,而且让企业老板专门开设台球厅用来“以球会友”。他喜欢戴名表,有老板出国一次就买了5块名表送给他,价值70余万元;他喜欢穿高档服装,宁夏买不到的衣服就到外省市买,国内买不到的品牌就到国外购。

  “为了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物欲,他不惜以手中的权力作筹码,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甚至多次向他人索要巨额财物,这些财物大部分用于购买高档住宅和营业房。”办案人员介绍,韩江龙喜欢住大房子并配以豪华装修,他住着价值300余万元、装修花费近百万元的三层豪宅,又在规划装修另一套价值600多万元的五层别墅,仅装修预算就高达300万元……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会越陷越深。韩江龙收受的茅台酒、购物卡、玉石摆件、个人饰品等五花八门、不胜枚举,被物欲左右的他晕头转向,最终迷茫了双眼、迷乱了心智、迷失了自我,坠入腐败堕落的深渊。

  防线垮塌,在贪欲驱使下自甘堕落

  外人所不知的是,表面工作积极进取的韩江龙实则从小就厌倦贫苦日子,“要出人头地多挣钱”的想法刻在了他的内心最深处。参加工作后,韩江龙一方面在工作上“任劳任怨”,一方面却与同为公职人员的妻子边工作,边倒卖服装和进口商品。到宁夏工作后更是利用各种机会囤积进口商品,寻找投资“商机”、争取“快速致富”。同时,还安排弟弟韩某某在牡丹江市开设名酒专营店,由宁夏某企业老板“最优惠”供货。

  韩江龙喜欢在酒桌上结识“新朋友”、增进“旧感情”,隔三差五就有人请他“聚一聚”“坐一坐”,进入其圈子的都是信得过的“兄弟”。他作为“大哥”,对“兄弟”的“嘘寒问暖”乐此不疲,特别是对借给、送来的车子、房子、票子来者不拒,对请托帮忙的事项也是有求必应。这不是因为他“性格豪爽”,而是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希望从中发现商机,搭一趟“发家致富”的顺风车。

  吴某某是专门经营白酒、葡萄酒等高档酒水的私营企业主,韩江龙认识吴某某后,看到其中利润,便产生了“从中分一杯羹”的想法。此后,韩江龙安排其弟弟在牡丹江市开设名酒专营店,并让吴某某为其提供高档酒水,借助吴某某的供货渠道、销售经验和“最大优惠”,做起了稳赚不赔的酒水生意。

  “刚开始和这些人交往时,自己也想掌握好‘度’,殊不知思想的堤坝只要有一点松动,就经不起洪水的浸泡,一旦渗漏垮塌就一泻千里,哪里还顾及什么‘度’,只有贪婪无‘度’。”贩卖酒水的“小买卖”终究无法满足韩江龙越来越大的胃口,在贪欲的驱使下,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大搞权钱交易,敛财手段也是隐蔽多样。

  陈某某是从事工程建设的私营企业主,经人介绍认识韩江龙后,便利用各种机会接近韩江龙,唯其马首是瞻。韩江龙也“投桃报李”,利用职务便利为陈某某在某知名企业拿到了上亿元的工程合同。韩江龙为掩人耳目,以自己的一辆越野车抵顶陈某某两套住房,登记在其弟弟名下,后又将这两套住房再次抵顶陈某某两套营业房,从中变相收取贿赂近300万元。

  吴某某为争取银川市政府产业基金,多次给韩江龙送钱送物,韩江龙也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和影响力,全力为吴某某谋划运作,为其成功申请到政府资助金,给国有资金造成重大风险,却肥了韩江龙的一己之私。“他开车到我小区的停车场,带了巨额现金,说让我帮他投资或者买股票。我太贪心了,他不顾我的死活,我也不顾自己的死活。”韩江龙在其小区停车场与吴某某假意推辞后,心安理得收下了这笔巨款。

  多年来,韩江龙先后累计收受他人财物2600多万元,从开始收受他人几千元、几万元的物品,到收受他人几十万元、几百万元、上千万元的现金;从被动接受他人行贿款,到主动向他人索要财物,把权力当成为己谋利的工具,深陷“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泥潭不能自拔,最后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伤亲害己,在错误思想支配下上演“全家腐”

  韩江龙走上领导岗位后不久,在人际交往中就抱有“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错误认知,觉得不讲人情寸步难行,工作中小到吃吃喝喝,大到办事收钱,都是社会“潜规则”。

  “别人请的饭我虽然吃不习惯也尽量参加,别人请托的事我虽然不分管也尽量给办。”韩江龙到宁夏工作后,面对当地的一些企业老板借助“老乡”“同学”等各种关系和他主动接近,他均来者不拒,自认为要“广结善缘”。

  杜某某是韩江龙的小学同学,在他到牡丹江市担任领导干部后,杜某某便以同学关系主动接近,当起了“小跟班”,利用韩江龙的职权在牡丹江市承包起了政府工程。韩江龙来宁夏工作后,杜某某更是不远千里追随而来,从买菜购物、接送孩子,到为韩江龙女儿支付近250万元的国外留学费用,各种服务“无微不至”。韩江龙在“欣然接受”的同时,多次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杜某某承揽工程。

  韩江龙长期与商人老板勾肩搭背,捞取好处,也让其家人滋生了不劳而获的念头。“一家人都跟着我一起这样有恃无恐、胡作非为”。

  其妻子刘某明知韩江龙的钱财来路不正,却用得心安理得,还帮助隐瞒、转移赃物,长期使用老板借给的车辆。其弟弟韩某某早在2010年就通过韩江龙向老板杜某某借钱买房、只借不还,后期利用韩江龙的影响赚钱后花天酒地、肆意挥霍,最后闹得妻离子散。韩某某离婚后携父母一起到宁夏“发展”,韩江龙随即向老板借来住房和车辆供他们长期使用,在此之前还张口向企业老板索取钱财帮助韩某某购买住房。其表哥王某某知道韩江龙当了“大官”,不远千里前来投奔,长期充当“马前卒”,出面与商人老板“周旋”,代为收受财物140余万元……

  韩江龙错误地认为,家人不远千里追随自己而来,应该对他们有所“补偿”,而最快最直接的回报就是利用职权为他们谋取私利。在这种畸形心理的支配下,他带头与商人老板不当交往,不遵纪不守规,成为家风败坏的罪魁祸首,最终伤亲害己。

  对抗调查,在违法犯罪道路上越行越远

  韩江龙在工作上顺风顺水,却不思回报组织培养,只想着谋一己之私、享奢靡生活。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将组织要求当耳旁风,在违法犯罪道路上越行越远。

  “2014年,我的孩子去英国留学,我怕组织知道影响不好,故意隐瞒,在2015年、2016年填写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时都未如实填报……”韩江龙在忏悔书中写道。实际上,他想隐瞒的是送孩子出国过程中的受贿事实。

  韩江龙的孩子因出国留学,需缴纳50万美元保证金,他以借为名收受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杜某某150万元。在预感组织要对其进行核查时,韩江龙“闻风退赃”,安排妻子将150万元退还给杜某某,要求杜某某开具收条,并将收条落款日期提前,同时开具一张没有落款日期的收条,以备组织核查时“灵活备用”。

  2020年,韩江龙收受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张某某200万元现金,用于交自己购买房屋的费用。在组织对其调查期间,他要求张某某与其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协议,对外宣称这笔钱是张某某购买其房屋支付的预付款。2022年,在组织对其弟弟和特定关系人采取措施后,韩江龙仍不思悔改,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将自己收受并佩戴的高档手表和随身携带的手串扔进下水道,同时安排表哥王某某将其收受他人的首饰、名贵白酒等财物转移……

  “进来后我就明白了党中央强调的‘零容忍’是什么意思了。”2021年12月,韩江龙从银川市副市长调任自治区民政厅副厅长,3个月后即被立案审查调查。韩江龙是监察体制改革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监委查处的最年轻的区管干部,他在人生和事业成长的“黄金期”坠入犯罪深渊,蜕变成腐败分子,教训极为深刻,自己和家庭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韩江龙忏悔录(节选)

  2022年3月2日,是我被留置的日子,我的政治生命在这一天戛然而止,开始在组织的教育和挽救下悔过自新、痛改前非。

  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我的事业、人生、家庭都在顷刻间土崩瓦解,我瞬间失去一切,落入万丈深渊。当我从亦梦亦幻中醒来时,已恍若隔世。

  正是理想信念这个“压舱石”发生动摇,随之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也逐渐松动,思想百病丛生,导致出轨越界,频频跨过底线。

  组织培养我40岁担任了宁夏首府的副市长,给我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我本该把在宁夏干出一番事业作为自己的价值追求,但我却滋生了焦躁的心态,觉得自己小有所成了,觉得家人和我背井离乡,吃了不少苦,该过几天舒服日子了。于是开始贪图回报、贪图享受,产生了攀比思想,自己不具备这些条件,就用企业的,就向别人伸手,完全丧失了领导干部的操守和艰苦奋斗的本色。

  我曾经长期在市委综合部门工作,有特殊的职务影响力。后来又先后担任了发改委主任、副市长,错误地认为工程项目给谁干都差不多,又不出卖国家资源和政府利益。我还自作聪明地坚守“兔子不吃窝边草”,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介绍找我的熟人去辖区、企业承揽工程。殊不知这样手伸得更长了,影响更坏。殊不知这同样是拿党和人民赋予的公权力中饱私囊,严重侵犯社会公平、损害人民利益。

  领导干部手中一旦有了权力,就成了不法老板眼中的“财神”“肥肉”,开始“群狼环伺”。这种时候必须要划清“楚河汉界”,掌握安全距离,守住自己底线,否则稍不留神就会变成猎物。我恰恰大错而特错,放纵贪欲、以利交友、以身犯险,从一时贪吃咬钩,到后来逃不掉,只看到眼前的诱饵,没看清背后的大网,最终被彻底套牢。

  奢求的结局是违法,贪婪的下场是犯罪,任性的终点是囚笼,放纵的尽头是监狱。留置室里的灯光照亮了我内心深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让我看清了自己心中欲望的魔鬼,镇压它的“封印”就是坚定的理想信念、严厉的党纪国法、严格的廉洁自律。我就是因为这些“封印”松动,才会被它跑出来为所欲为,最终把自己吞噬。

  这可能是我作为党员上交组织的最后一份答卷,是我此生落笔最沉重的一篇文字,笔笔含泪,字字泣血,临纸涕零、情难自已,一生中最大的失去莫过于此!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