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矿吃矿 底线失守坠深渊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2023-07-19 11:00:04   浏览:54  
【字体:  打印

W020230719246505695258.jpg

  陶虎生,男,1961年7月生,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9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陕西工程勘察研究院院长;陕西省地矿局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陕西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规划与评审中心副主任、主任,矿产开发管理处处长;陕西省国土资源监察局局长;陕西省自然资源执法局局长。2021年8月退休。

  2021年9月,陕西省纪委监委对陶虎生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经查,陶虎生利用职务便利,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矿区范围划定,采矿权设立、延续、变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累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860余万元。2022年4月,陶虎生被开除党籍,按规定取消退休待遇;同年5月,陶虎生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3年6月,陶虎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八十万元。

  作风上的“跑冒滴漏”,不引起警惕、不加以抵御,便埋下了危险的种子。陶虎生之所以走向歧途,与小节不守、小德不顾、小廉不行大有关系,与作风松动、理想信念偏差、纪法防线全面失守密不可分。他放松了思想改造,理想信念严重动摇,与煤矿老板称兄道弟,公权私用、靠矿吃矿,最终冲破纪法底线,坠入犯罪深渊,教训惨痛、发人深省。

  目无法纪 与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

  2002年,时年41岁的陶虎生出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规划与评审中心副主任。陶虎生的贪腐之路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至2021年接受审查调查,时间跨度长达近20年。

  陶虎生出生于陕西关中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他学习很刻苦,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年少的我,志存高远,一直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这种劲头,一直保持到他参加工作后。

  工作之初,陶虎生的付出得到了组织的认可。1996年3月,参加工作仅12年,35岁的他就出任陕西工程勘察研究院院长。之后的22年间,陶虎生的事业步入快车道,几乎每两年就换一个岗位。他先后担任陕西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规划与评审中心副主任、主任,矿产开发管理处处长等职务,任期最长的5年,最短的只有3个月。

  2018年5月,57岁的陶虎生再度获得升迁,担任陕西省国土资源监察局局长,正式跻身厅级干部序列。次年2月,他履新陕西省自然资源执法局局长。

  在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工作多年、且长期担任部门“一把手”,陶虎生可谓“浑身上下都是权力”。特别是担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规划与评审中心副主任以来,陶虎生得以近距离接触很多煤老板,双方互动频繁:他利用职权为对方提供方便,对方则以“年节小礼”为名向他进行利益输送。

  “开始给500元的信封,拿在手上,心怦怦直跳。后来慢慢习惯了。”陶虎生在忏悔书中坦言,逢年过节,他都能收到老板们送来的大大小小的红包,“特别是春节前夕较多,元旦、中秋、端午,零星也有。”

  “年节小礼”,成为一种让陶虎生和“围猎者”都觉得合适的方式。在吃喝玩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中,陶虎生一步步丧失原则底线,腐化堕落的种子在内心疯狂生长,思想蜕化变质,纪法底线失守。

  陶虎生的一个朋友想收购煤矿,希望获得便利条件。陶虎生爽快答应并给予关照,事后对方给他转账200万元作为感谢费,他心安理得收下。另一个与陶虎生关系密切的老同学,同样得益于陶虎生的帮助,顺利承揽了陕西省矿产资源利用现状调查、煤矿储量勘探等多个项目,先后送给陶虎生130多万元。为企业服务、推动地方经济发展是党员干部职责所在,但经过陶虎生一系列操作之后,利国利民的好事沾满了“铜臭”,彻底走了形、变了质。

  从起初对逢年过节特产礼金的不拒绝,到后来极尽“雁过拔毛”之能事,大小通吃、来者不拒,陶虎生不从自身找原因,不从灵魂深处剖析自己,反而归结于“社会风气不好”。这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根本原因还是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以权谋私的筹码,当作个人发财的工具,心甘情愿落入“围猎者”的陷阱中。

  思想滑坡 手握权力却心无防线

  树朽先朽于根,人毁先毁于心。纵观陶虎生违纪违法的全过程不难发现,与其说他是被“围猎者”一步步引入歧途,不如说是因个人理想信念缺失一步步走向深渊。

  作为一名从农村走出来、在基层锻炼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陶虎生原本应随着职务的升迁更加注重加强学习,用先进的理论武装头脑、用更高更严的标准要求自己,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长期忽视学习,手握权力却心无防线。这可以从两件事中得以一窥。

  其一,陕西省自然资源执法局党支部集体学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时,作为“一把手”的陶虎生敷衍应对、不愿领学,安排一位副局长替他领读条例。

  其二,陕西省纪委监委下发的文件,陶虎生从来不愿意打开看。

  在接受组织审查调查期间讲起这两件事,陶虎生坦言,之所以消极对待政治学习和纪法学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不敢面对”,“党纪党规、法律法规中的很多条款,都能给自己套上、对号入座,内心有抵触情绪,所以不愿意学习。”

  矿产资源开发领域政策支持力度大、资源集中、资金密集,行业统筹性强,是腐败问题易发高发的行业。与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养肥”了陶虎生的“胆”。特别是2007年担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规划与评审中心主任后,当陶虎生看到身边的老板朋友们在他的帮助下日进斗金、住豪宅、开豪车时,他已经不再满足于逢年过节收受礼品礼金了。

  经查,陶虎生通过手中掌握的矿产资源规划编制、矿产资源储量评审、采矿权证办理等权力,累计索取或收受22名矿产私营企业主贿赂860余万元。这种畸形的政商交往,是对营商环境的极大损害。在与陶虎生的接触中,很多私企老板的思维逻辑是:不送给他钱根本办不成事。

  相对其他领域,矿产资源审批程序复杂、时间较长,有些矿业权申请人为尽快取得矿业权,便想尽办法寻找“捷径”。在陶虎生看来,收受管理和服务对象送的礼品礼金,最多算是违纪问题。刚开始,他甚至自以为是地设定了“可以违反纪律,只要不违法就行”的“收钱规矩”。

  事实上,在纪法面前,定下所谓的“规矩”就是不守规矩。以自己的贪腐逻辑给自己制定所谓的“规矩”,划定“安全范围”,实际是自我麻痹、自我安慰,最终必然是私欲不断膨胀、底线荡然无存,只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

  矿产资源开发领域腐败问题,危害十分严重。少数私营矿产业主通过单井扩大、再扩大等方式进行虚假矿产资源整合,或者通过协议取得的方式获得矿产资源,再以股权转让代替矿业权转让的手法从事倒卖矿产资源活动,给国家自然资源收益带来重大损失。更为严重的是,一些领导干部与矿产企业大肆进行权钱交易,不仅攫取国有资源,而且严重污染了政治生态。

  对抗审查 百般抵赖妄图蒙混过关

  2020年3月起,陕西省开展为期两年的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资源开发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严肃查处在工程建设、矿产开发中滥用职权、谋取私利,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专项整治开展以来,陕西矿产能源领域已有2名省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3名省管干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或取消退休待遇。

  其中,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郝晓晨的通报指出其“靠企吃企、滥权妄为,大搞权钱交易,利用掌握的国家垄断性资源攫取巨额利益,肆意践踏法纪”;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贺久长则存在“在能源资源领域大肆进行权力寻租和权钱交易,逾越党纪国法底线”的行为。

  在接受审查调查前,陶虎生预感到自己的问题可能会暴露,他一方面采取“狡兔三窟,分散存放”的方式转移、隐瞒其资产,将自己违纪违法收受的400余万元,分别存储在以其同学或亲戚名义开设的多个银行账户中。另一方面则对抗组织审查调查,处心积虑掩盖其严重违纪违法事实。被采取留置措施后,他仍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组织对他无可奈何,在事实面前百般抵赖,妄图蒙混过关。

  经过组织反复教育挽救,陶虎生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多次痛哭流涕地向审查调查人员表示,自己以身试法的经历真正印证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古训。

  审查调查发现,陶虎生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矿区范围划定,采矿权设立、延续、变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2022年5月12日,陕西省自然资源厅党组召开陶虎生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动员部署视频会议。会议传达了《省纪委关于给予陶虎生开除党籍处分的通知》,强调要坚持以案治本、立足常态,全面从严管党治党,推动形成用制度管人、管事、管权的长效机制。

  “月儿啊弯弯照我心,儿在牢中想母亲,悔恨未听娘的话呀,而今我成了狱中的人。”年轻时,陶虎生对这首《铁窗泪》歌曲很熟悉。然而,如果他真能听懂这首歌背后的深意,又何来现在的“铁窗之愁”。

  陶虎生忏悔录(节选)

  我出生在秦岭北麓,大山脚下。自幼家贫,房子和院落围墙全是石头。我们村子地形属于山前阶地,农业生产极为不便,搬运及农活全靠人力和牛力。我决心靠自己的努力,走出这小山沟,吃上“商品粮”,穿上“的确良”,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我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参加工作后,我更是勤奋努力,很快成为单位里的骨干。参加工作十年,我便成长为一名正处级干部,成为拥有干部职工5万多人的地矿集团最年轻的负责人。

  2021年9月3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我被留置了。被留置的头几天里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我发现这是真的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我痛不欲生,但悔之晚矣。在农村的80岁母亲将哭成啥样子,我的儿女又不知伤心成啥样子。

  欲望是腐败的毒根,侥幸是腐败的毒苗,诱惑是腐败的毒水,贪婪是腐败的毒肥,犯罪是腐败的毒瓜。这是我的切身体会和总结。

  我放松了学习,放松了思想改造,动摇了信仰这个根基,使毒苗快速发育成长,最终结出了罪恶的毒瓜。这个毒瓜要我自己吞下,没有人能替代我,眼泪也是不能让人替代的。我痛定思痛,深刻反思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坠入深渊的。

  一是理想信念丧失。办案人员拿来了我的入党申请书,字迹是那样熟悉。当年面对党旗,右拳高高举起,心潮澎湃,坚定的誓言余音萦绕。可现在呢?惭愧啊!面对金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扭曲了,理想信念严重动摇了,不知不觉走向了犯罪深渊,从一名副厅级干部沦为犯罪分子、阶下囚。

  二是政治站位不高。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力度不断加大,可我竟然无动于衷。省委下发文件,收缴礼金礼品多次,我只上交了2万元。如果我早早将收受的贿赂统统上交,哪有今天的铁窗之愁啊!

  三是宗旨意识淡漠。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想想自己,以权谋私,多么惭愧渺小。给管理服务对象评审报告,本是分内事,却偷偷收取感谢费。为企业办理采矿权证,本是自己的职责和义务,但却收取好处费,接受企业吃请,接受煤老板的红包。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了自己敛财的工具。

  四是底线太低全线崩溃。在刚刚进入国土厅时,我给自己设定了底线,那就是“违纪不违法”,也就是可以违反点纪律,只要不违法就行,所以干事情就拿这个底线来衡量。比如收受礼金,总认为收受礼金违纪不违法,故在日常节日中,推辞礼金不坚决,收礼从几百元开始,到几万元,甚至十万元。胆子也越来越大,早已冲破底线。人性的欲望与贪婪,在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五是缺乏敬畏之心。由于学习不够,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之心。政治学习流于形式,无知者无畏,价值观念严重扭曲,侥幸心理总在作祟。我对党纪国法的学习总是浮于皮毛。支部集体学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时,我都不愿意自己去读,而是让副局长给大家读,从内心有抵触,因为不少条款都能给自己套上,对号入座,所以不愿意学习。

  六是政商关系不清。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政商关系要厘清,但我总是不厘清,哥们义气重。我把一些商人看得太“亲”了,没有划清界限,例如我收受同学的钱,就像拿我胞弟的钱一样,丝毫没有认识到是犯罪。我收煤矿老板的钱,也像是拿我哥家的钱一样,因为经常与煤矿老板称兄道弟。一些不法商人,只是看中我手中的权力,而不是看上我这个人,他们拉拢我、腐蚀我、利用我,甜言蜜语,而我却分不清,甘愿被“围猎”。“亲”“清”界线模糊了,最终教训惨痛。